蔡英文“新南向”的意兴与阑珊

軒燃 评论 2017-05-19 05:26:40

5月19日,在蔡英文民进党政府执政满一周年前夕,台湾前总统陈水扁获准上台北出席由他创立的凯达格兰基金会12周年晚宴。阿扁在蔡英文民调声望仅剩18%的低迷之际再次出现,令人想起了当年阿扁执政首年仍有逾四成一的民调声望,也不自觉地想到阿扁当年所用的经典竞选广告台词“有梦最美,希望相随”,而蔡英文的新南向政策,不仅无法让人觉得有清晰的“梦”景,也日渐显得意兴阑珊。

沉闷的新南向

虽然蔡英文已执政一年,但新南向政策从2015年9月的民进党党庆外交使节酒会上提出至今已超过一年半。新南向政策的提出,某种程度上是因当时身为总统参选人的蔡英文相当明白当时的台湾民间社会,早已兴起一股东南亚热潮,毕竟民间的脚步总是快于公部门,同时东南亚及印度也是未来世界重要的新兴市场,站在政党竞争的理性抉择上,民进党必然“收割”此热潮。


台湾总统蔡英文即将就职一周年,特别在5月19号接见海外华文媒体发表谈话。(图源:台湾总统府)

当民进党在2016年5月执政后,新南向热潮仍在“蜜月期”,当时的新南向政策办公室主任黄志芳也提醒台湾社会避免“一窝蜂”响应新南向。然而当我们看到蔡英文政府不仅因驻新加坡代表的各种政治考量而使台新关系紧张,也看到离开新南向政策办公室的黄志芳最终仍去不了新加坡,得不偿失,而新南向办公室主任一职回归到由一般官僚体系-行政院经贸办公室主邓振中所主导。

自此,起初台湾因有具备政治魅力特质的黄志芳带来新南向旋风而受社会瞩目,之后邓振中的接任又使人民对新南向政策回归到一般官僚的想像,在政府各部会各马车头下,虽然可看到各部会有发新闻、发报告书说明新南向成果,但台湾社会似乎感觉不了新南向的主轴。简单来说,就是“闷”。

而这种“闷”,必然和蔡英文的整体施政风格脱离不了关系,从选前说要“谦卑谦卑再谦卑”、“要成为最会沟通的政府”,如今成了不愿沟通的政府。即使蔡英文政府对新南向政策、前瞻基础建设计划、年金改革等议程有决心,但若以“沉默是金”为回应,以“埋头苦干”为施政,只会让民心越来越远,人民也感觉越来越“闷”。

或许,当年作为阿扁竞选口号的“有梦最美 希望相随”,新南向政策的造梦仍是必要的。

一带一路民心相通 新南向梦只有自己

虽然外界有对中国大陆的“一带一路”倡议有内容空洞的批评,在实行上也有不少问题,但无可否认的是,至少大陆官方在“行销”上,的确做到让人瞩目,而台湾的新南向政策,似乎只让人看到台湾自己。


习近平与多国元首出席在北京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图源:新华社)

在刚落幕的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中,大陆官方提出了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的“五通“,其中民心相通强调“将促进不同文明之间的交流对话,加强各国人民友好往来,增进相互了解和传统友谊,为开展区域合作奠定民意基础和社会基础”。这对于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人民来说,是为简而易懂的沟通,而台湾目前不仅无法给予清晰的愿景、简易的口号让台湾人民知道,也无法引起新南向目标国人民的共鸣。

这一年中,蔡英文政府共出台过《新南向政策纲领》、《新南政策推动计划》、《新南向政策工作计划》,从这些文件当中,我们只看到“硬邦邦、冷冰冰”的“文件”,即使有提出最终目标为建立“经济共同体意识”, 但文字背后仍充满以经济利益为出发的利己心态,就如目前台湾社会也有所批评的,若真心要推新南向,为何仍无法保护来台的东南亚外籍移工权益?为何台湾雇主剥削劳工的事件似无减少的迹象?

我们不必期待台湾需要如“一带一路”所提的,要通往“人类命运共同体”这种程度,但或许很明显的,由於对新南向政策的短视,而无法对内和对外勾勒出鲜明的“新南向愿景”。

结语

虽然可以理解中共是中央集权的国家,在统战、宣传上有其高明之处,包括对一带一路沿线国人民勾勒清晰的愿景,如透过铁路援助建设,未来两国、多国人民可以方便来往,以及在网络上透过各种新媒体以简明的图表、视频宣传对海外宣传,反观台湾在这方面显然不足。虽然可以理解作为民主社会的台湾,期望透过民间积极响应新南向,进而与海外作链接,但问题症结在于,不善于沟通的民进党政府,虽仍有“意兴”推新南向政策,但似乎在少了有话题性的黄志芳后,新南向的愿景建设、宣传却已显“阑珊”。

若蔡英文政府在新南向政策持续对内“阑珊”,就难以期待新南向国家人民的响应能否“意兴”了。

(軒燃 评论)

触屏版
电脑版